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


請點讚Facebook 專頁:我不是貓:影評.劇評.書評        短評Instagram:bruce.film.cat

2017年7月12日 星期三

影評:《今晚打喪屍》溫水泡麵式「熱血」

《今晚打喪屍》溫水泡麵式「熱血」

(原載於am730,2017年7月11日)


(劇透)甚麼是熱血?我討厭政治,只討論電影──近年以「本土」為賣點的香港電影,當中不少加入了「熱血」元素。

這個源自日本動漫文化的概念,可說是一種針對男性的煽情,一種流淚也無損男子氣概的風格,往往伴隨著鋤強扶弱的戰鬥、突破自我的鍛鍊以及男性情誼之覊絆。

《今晚打喪屍》有否運用熱血元素拍出一齣好電影呢?沒有。創作者有意圖、有相關元素、有煽情操作,效果卻不好,弊端源於一個不完整的劇本。先說動漫元素從宣傳到「天地雙龍」的設定,都給觀眾一個印象,就是治讓和牛山龍是共同進退的雙主角。電影首尾呼應,以動畫呈現超人打怪獸的場景。

觀眾看到的卻是治讓先被怪獸打飛,牛山龍後來「爆Seed」獨力解決怪獸,此時治讓只是和其他閒角一起喊「加油」,那二人組合有何意義,其實故事主軸是牛山龍一個人的心結,治讓只是負責搞笑的配角,所以對赴湯蹈火式友情有期待的觀眾必然失望。

牛山龍的真正覊絆屬於父子情。問題是編劇對牛山龍仇視父親的描寫,只屬交代程度,缺乏細節。在本應「熱血」的關口只管以罐頭配樂、造作對白和萬梓良招牌演技操作煽情效果。

牛山龍年少時最艱難的日子怎樣過、對父親的反感如何演變,都是後來情感轉折的基礎。缺乏這基礎,所謂熱血就只是一閃而過的煽情,並不難忘。加上這戲對最後決戰的描寫模棱兩可,套路不齊突破欠奉。大概創作者和主角一樣,始終在自己的終極幻想裡興奮而觀眾感覺不到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