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

最新文章收錄於Medium平台,歡迎移步參觀: 《我不是貓:影評.劇評.書評》

2015年11月24日 星期二

影評:《山河故人》:給趙濤的情書

《山河故人》:給趙濤的情書


(刪節版原載於am730「730視角」2015年11月24日)


《山河故人》並不完美,, 但還是好看的。雖然賈樟柯多年來一直「穩中求變」,長期關注人的情感怎樣跟隨世情起伏,藝術手法上則尋求突破,但不是人人滿意。《山河故人》之「穩」處是「鄉愁」依舊,而「變」點則是擴闊敍事跨度至2025年,預想將來,懷念今天。然而有些評論者並不滿意,認為賈導了無新意。為何賈導前作之「創新」不算數?求變則冒險,賈樟柯的主軸是人的情感,若其新元素並不能讓觀眾產生共鳴,便算不上優點,只能教人看到其剩下的「招牌菜」。

《山河故人》第三節的未來時空就是冒險之處。兒子道樂跟父親移民澳洲多年,隔閡日深。道樂對母親之懷念給投射在中文教師身上,並成為戀人。有些觀眾對這「戀母情結」的情節感到不安,然而「衝擊觀眾既定感知」是現代藝術的功能之一,故「忘年戀」似乎不是重點。問題可能出現在演出這一塊:重點是人的情感,演員就是其載體。女主角趙濤在首兩節稱職地把角色的情感演繹出來;但到第三部分,飾演兒子的董子健用心拿揑角色,斧鑿痕卻頗明顯,偏偏跟他演對手戲的張艾嘉則是爐火純青、自然流露的演法。三種演技之間並不協調,造成干擾,使劇本瑕疵更顯眼:道樂跟來自上海的後母相處更久,為何懷念的是生母?中文教師為何會戀上道樂?若董子健「勁靚仔」,或會說服力大增,卻會使其演繹更顯用力,「動作很劉華」。

還好賈導最後把鏡頭拉回趙濤那邊,拍她化著老妝在雪中獨舞,結構上補回和諧感,挽救了整齣戲。或許偏心她的不是道樂,而是賈樟柯本人;最後一個鏡頭是給趙濤的情書:「到你老了,我仍愛看你跳舞。」


2015年11月16日 星期一

影評:《換諜者》與《女權之聲》

《換諜者》與《女權之聲》



(原載於《時代論壇》1470期,2015年11月1日)
又名:《間諜橋》 /  《女權之聲:無懼年代》
(劇透)

歷史即回望。《換諜者》與《女權之聲》兩齣戲的映期和題材皆接近,同樣有關二十世紀的歷史事件,但回顧的目光不同。雖說《換》和《女》都是從勝利者的觀點出發,事過境遷,以影像銘刻為傳奇。《換》講的是帝國之爭,美國不單要實力上要勝過蘇聯,更提倡文化價值上的優勢,鞏固著強者的姿態。《女》的背景是英國,也是帝國,但其主角是爭取平等公民權的女性,是帝國內的弱勢……[文章已搬家了,看全文請到這裡]